20100131 送別

前一天中國姑娘王宇依約來找我,在歐洲一個人旅行了兩個月的她瘦了好大一圈,從義大利開始,北到丹麥、東到捷克奧地利匈牙利連羅馬尼亞也去了。聽著她訴說旅行間的種種,在巴黎和歹徒搏鬥@@、在匈牙利完全無法溝通又住進一個空無一人的旅社、在德國重感冒還抽血檢驗半天結果診斷為感冒XD……
我幫她用電鍋煮了一鍋粥。晚上,她累得先睡去了,突然間哼了幾聲,睜著驚惶未定的的眼睛說做了惡夢。
隔天一早,我陪她拿著重重的行李前往市區搭機場巴士,一路上,我一邊睡眠不足地頭痛一邊回想一些事情一邊和王宇聊著交換學生的心情。我想起了在我剛到巴賽時認識的中國姑娘們,先認識了趙婷,再認識了王宇和思一,和思一開心地去市區玩了好幾趟,直到後來瑋儒她們來了、學校開學,我們才各自擁有不同的生活與交友圈。我想起我們一起煮飯吃一起講著南腔北調的國語^^”
交換學生的最大好處就是自由,千百種不同的交換學生生活讓你自由選擇,而我和王宇選擇的是類似的一個方向。
「看似走了一圈結果還是回頭唸書,但我們已經不一樣了。」
「旅行碰到很多糟糕的事,但,這是我的選擇。」
「出國是來吃苦的。」
「巴賽真的很美,但該走的時候還是走得一點都不留戀。」
「要離開巴賽了,心情很複雜…...不是開心也不是捨不得。」
「開拓視野的旅行從我踏上巴賽的這一步開始,也從巴賽結束。」
把她送上機場巴士,擁抱道別,我感傷地些微哽咽了。

我想起自己的離別。

走在週日早上冷冷清清的加泰隆尼亞廣場上,我突然想到,古代離別的詩那麼多,我怎麼想不起任何一句?
古時的離別,是怕不能再會。
如今的離別,是和每個當下說再見。
交通和通訊的進步,也改不了每個一別即永恆的事實。
下一次再見,早就什麼都變了。
揮別臺灣的時候,也該知道本來就不可能回到當初。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不可能的回歸,
回不去的。
只能記憶每一個當下。

走在剛醒的la rambla大道,我想起第一次跟思一一起來市區,一出捷運我們驚喜的又叫又跳,「天啊這真的是我們所夢想的歐洲風景呢!」我們讚嘆。
我拿起相機,開始急切地要記錄留下些什麼。當三月回國的計畫越來越篤定時,我看西班牙的眼光有了更多複雜的情感。想起九月來時,路樹還是那樣茂盛青綠,太陽曬得好熱;如今二月,路樹多半只剩枝枒,大衣也檔不住透入的寒意。
其實我一直沒有好好看巴賽(這座絕對是美麗的城市),如今,我知道我必須好好地記憶每一棟建築每一棵路樹每一次呼吸的氣息。 
送別他人,也將送別自己。
標籤: edit post
0 Responses